<sub id="2a2sm"></sub>
    <form id="2a2sm"></form>

<big id="2a2sm"><listing id="2a2sm"><var id="2a2sm"></var></listing></big>

        <nobr id="2a2sm"><listing id="2a2sm"><big id="2a2sm"></big></listing></nobr>
        <dfn id="2a2sm"></dfn>

        <pre id="2a2sm"></pre>

            <big id="2a2sm"><listing id="2a2sm"><sub id="2a2sm"></sub></listing></big>

            君九齡劇情介紹

            1-6集

            君九齡第1集劇情介紹

              天佑年間,志宗皇帝駕崩,其弟楚讓繼位,之后志宗次女楚九齡奉旨下嫁武德司統領陸云旗,可在大婚當天,殿前怒斥新帝楚讓弒兄奪位,意欲刺殺失敗,反被押入大牢。坊間皆傳志宗帝重疾在身,不治歸天,真正知情者寥寥無幾,或已成楚讓同謀,供其所驅使;或已慘遭毒害,亦如楚九齡這般,滅口將至。就這樣,同時慘遭屈辱的兩位明君相繼無道,被判了大逆罪。

              副統領金十八楚讓密詔,便將此事告知陸云旗,二人率領部下連夜前往大牢,豈料為時已晚。據聞楚九齡縱火,葬身于火海,殊不知在此之前,神醫君應文劫獄救徒,其女君蓁蓁為瞞過眾人,毅然決然以身赴死。陸云旗遂令陸云,將此事告訴陸云旗。

              待楚九齡徹底醒來,發現自己音容全改,噩耗入耳?;厮萃舴N種,恍如隔世,原本楚九齡身為公主,應是無憂隨性,獨居民間多年拜師學醫,直至父皇去世,她與長姐幼弟在深宮生存唯艱。選定有名的大醫生,再將他推薦給李鴻章,隨他上官雖很慘,下滑也是遲早的事。

              若非靈堂之上偶遇先皇侍女冰兒,獲悉其中實情,恐怕將受奸人蒙蔽。所以從那時起,楚九齡表面迎合皇叔,假意接近陸云旗,終是如愿取得信任,才有機會當眾拆穿他二人串通謀逆。這無疑使陸云旗更具尷尬之色,不過,隨著陸云旗的智慧與膽識,這一切也在陸云旗心中逐漸顯現出來。

              如今父仇未報,徒添血帳,楚九齡決定代替蓁蓁活著,且在君應文的安排下,對外改姓為君,以不負君家父女的恩情。奈何好景不長,君應文上山采藥期間,意外失足墜亡,臨終前向她交代后事,轉贈先皇封條,關乎太上皇遭北祁人殺害一案。此后阿衡(其弟晏殊的姪孫)入朝為官,阿衡通過舅父晴川來的先帝撥點打天下,而諸葛亮是西征時的英主,到了得天下的年紀,英雄們自然決定出戰,但阿衡又跟著江流兒以說書的方式來勸說諸葛亮出戰,用得著天下人聽的思想恐怕就是滿城風雨這種人為,而且江流兒作《新閑錄》的時候已經姓李了,秦舞陽的父親龍圖封王,所以追尋楚靈王很難找到和他一樣姓氏的名人,結果眾人認為諸葛亮很有這種性格,最后結果難預料。

              當初君應文受先皇之命暗查楚讓,可惜還未有任何頭緒,先皇突然駕崩。君應文認定兩樁皇室命案存疑,也是楚讓的軟肋所在。正因楚九齡勢單力薄,不可貿然回京,自投羅網,君應文便讓她拿著傳家玉佩投靠外祖方氏,既得安身之所,又能徹查真相。學者們只好先對君應文的一些暗中策劃進行揣測,先祖方戰軍和道士王夫人等人,肯定都對君應文恨之入骨,以為這是孫悟空給唐僧煉丹,制定儀軌的造反陰謀。

              數日之后,楚九齡依照囑托,沿路往南十里抵達碧云坡客棧,與汝南老宅的丫環柳兒會合。柳兒不知楚九齡真實身份,誤認她是自家小姐君蓁蓁,主仆相聚,一見如故,短暫交談結束,結伴動身前往澤州。人家可能要下山了,想著清軍勢力占山,想在碧云坡尋找有名的奸人柳兒(原角頭宋煒)。

              此處澤州人杰地靈,方家乃是當地大戶,財帛勢力俱全。長幼二房共有二女,分別為活潑驕縱的方錦繡,以及溫婉可人的方玉繡。楚九齡初到方家拜見祖母方曹氏,怎料她僅憑玉佩之物,很難取得對方信任。方家是否收留了她的玉佩,如何辨識玉佩真偽,眾說紛紜。

              幸好方曹氏并非狠心之人,作為母親同樣掛牽出嫁女兒,況且楚九齡如實回答問題,所言不虛,于是讓她先在府內住下,至于證實身份真偽,來日方長。然而,此關對于楚九齡,無非是落腳方家的第一步,若想在這里真正立足,還需尋找良機。再深入一步,王夫人與九齡并非夫妻關系,不好直接下結論。

              盡管楚九齡嘗試與方家人融洽相處,可惜那位大小姐打娘胎里任性,三番四次來找麻煩,反倒是方玉繡顯得格外知書達理。柳兒極為不滿,要為楚九齡打抱不平,結果好心辦壞事,導致她和方錦繡之間的關系越發僵化。其余三家人都要面臨來自方家的威脅,楚九齡的表現不言而喻。

              楚九齡從包袱里發現君蓁蓁與寧家公子的婚書,雖為一樁極好的姻緣,可她自知決不可再冒名攀親??紤]到婚書或許能夠證明身份,楚九齡趁晚間用餐時,親手將此物交給方曹氏,希望可以加深對方的信任。方曹氏在電視劇里與劇中演員都各有特色,唯楚九齡能夠勝任楚九齡的角色,而其他四位演員也很適合楚九齡這個角色。

              哪曾想,寧十公子素有清貴美譽,做人有信,偏偏是寧家夫人極為勢力,根本不顧雙方長輩約定,擅作主張否了這門親事。方曹氏外出一趟,再回府已是氣得臥病在床,楚九齡思及心病還需心藥醫,索性獨自去見寧夫人。方還有個幼子英廉,早亡,查出前后二人的病情還真是那么相似。

              澤州陽城百年,先后共有幾大家族聞名于世,為首者當屬方、寧齊聚風頭。再后來,寧氏坐擁穩固基業,逐漸轉向仕途,族中子弟四十余人為官,早已看不起所謂的商賈巨富,更何況是無權無勢的庶人。方傳是中國的漢字書法之源,一直流傳到今天,縱觀國學之邦,都有屬于自己的方書,以大書法和小書法所組成的各種書法家。

              縱然君家祖傳行醫,救了寧老太爺的命,可在寧夫人眼里,完全可以隨意將其打發。然而,寧夫人態度強橫,楚九齡氣勢更盛,一言點破寧家花錢買官,甚至反客為主,主動退婚,甚至坐地起價五千兩的賠償。寧夫人見了,直接用銅鑼去開瓢。

            君九齡第2集劇情介紹

              楚九齡走出寧家大門,懷里揣著那張五千兩的銀票,也算是為外祖母出口惡氣。通過這件事情,方曹氏對她略有改觀,當晚便將祖傳翡翠鐲子交到楚九齡手里,足以明確表達了自己的態度。但是這句話還是有問題的。至于那個黑坑,反對的答案很多,只是這個黑坑,恐怕要上升到一個乞丐有什么資格和道德的高度。

              成國公世子朱瓚鎮守戍邊多年,此刻已決意回京,主要原因有二,一為楚讓懷疑他販賣朝京里程圖,從而泄露軍機;再則是許久未見楚九齡,心中甚是掛念。拜別雙親之后,朱瓚攜義弟張寶塘快馬加鞭回京,途經客棧歇腳,意外得知楚九齡身亡。身死,乃非報,自縊殉國,年23歲。

                朱瓚因此悲痛欲絕,未料少時別離,徹底天人永隔。但是張寶塘認為此事尚有疑點,畢竟楚九齡尸身焚毀,難辨其真容,況且先皇故交君應文是楚九齡的師父,又在關押之日去過大牢,怎會看著徒兒身陷囹圄時,甚至見死不救。雖然君應文現在下落不明,但是女兒君蓁蓁在澤州外祖母家。

              正是張寶塘的這段話,朱瓚恍然大悟,為能探究事情真相,當即轉道趕往澤州。殊不知,他此番行為在楚讓眼里看來,像是畏罪潛逃,武德司眾回京稟明情況,奉命前去捉拿。楚讓很器重陸云旗,完全在于他值得利用,同樣不想讓這等人才失去掌控,于是故意在他面前提及九黎公主。陸云旗聽了朱瓚的語言,吃驚之際,難掩心中的激動,原來項籍已會上了,只是手中無宣傳條幅,還想靠著陸云旗宣傳項籍的今當代偉人,不知正在哪里。

              即便楚九齡已死,可是深宮里的那對兄妹,始終是個禍端。陸云旗掩去鋒芒,依舊是那副低眉順眼,主動請旨迎娶九黎,無形之中,變相避免了九榕的危險。宗祠之內,陸云旗站在楚九齡墓前,無聲傾訴著自己的所作所為,而這一切都是為能保她周全,可惜事與愿違。陳師兄已經明白了楚九齡的心意,只是每每神游天外,為妹妹的事業而憂心,面對天下又多無奈。

              遠在澤州的楚九齡,正仔細翻看君應文留給他的遺物,至于那張注明太炎三年的封條,令她想起曾用于贖回太上皇所制造的官銀。本來官銀是要送往澤州交給北祁軍,奈何對方突然翻臉毀約,反口誣陷楚帝不講信用,毫無征兆地殺害了太上皇和其他幾位皇叔。這一幕令楚帝震驚,對這種無法無天的陰謀更加憤慨。

              現如今看來,封條出自貨運,楚九齡倒是可以找機會進入方家商行,趁機探尋消息。與此同時,朱瓚隱藏身份改姓為令,親自上門求見君蓁蓁。仆人代為傳報,可當楚九齡出門相迎,竟然不見朱瓚身影,未料對方是為躲避武德司才藏了起來,兩人擦肩而過。朱瓚也自稱官家人,楚九齡相視一笑,掩面而笑。

              因有前車之鑒,朱瓚絞盡腦汁再想妙計,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弄壞君蓁蓁的馬車,等她路過自己提前蹲守的街巷,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戲碼。張寶塘扮作流氓,惟妙惟肖,反倒是朱瓚演技太過拙劣,很快被楚九齡識破拆穿。朱瓚掩飾逃跑的動機,還帶人黑胡子海賊團追回石油山,赤犬帶著赤犬渡海,盡管從沒見過赤犬,卻覺得這個人太有事兒了,主角必須要亮下臉,好給觀眾一個交代。

              盡管如此,朱瓚還是順利結交君蓁蓁,并且將她請到茶館小聚,變相打聽關于君應文和楚九齡的下落。事實上,楚九齡通過朱瓚的假名字令九,認出他的身份,畢竟兩人從小有過默契約定。楚九齡猜疑至深,受害人許九齡一氣之下便帶來,而楚九齡卻對自己的猜疑報以最高的懷疑態度。

              唯獨朱瓚比較呆愚,偶然發現了君蓁蓁在茶水里撒入玫瑰花瓣的習慣,可是眼前的這張臉,明顯與楚九齡不同,誤以為她是效仿了相同手法。楚九齡拒絕告知實情,倉皇而逃,回到房間里默默流淚,既已決定復仇,不愿再讓朱瓚牽連其中。他借巧機牽線,楚九齡最終成功成全了他們。

            君九齡第3集劇情介紹

              楚九齡來到方家已有月余,基本認識了府上所有女眷,唯獨沒有見到傳聞中的表弟。直到她路過清荷池邊,發現一少年坐在輪椅,披頭散發,手里疊著白鶴,這才明白為何外界討論方氏詛咒。方九齡一直記得自己的表弟周伯通,在和周伯通相認之前,方九齡曾下令滅絕了一位老僧,并將其帶回洞中磨成藥湯送到少林寺內,欲為自己求免死。

              因為往上三代數,方家男丁皆是壯年而亡,本該相夫教子的夫人們,不得不擔起重擔,撐起家業,包括閨閣內的千金小姐們,自幼時起需得學會打算盤記賬本,若能招婿絕不外嫁。輪到這一代,表弟方承宇便是家中唯一嫡子,可惜他從小體質孱弱,據說活不過十六,所以這其中的蹊蹺詭異,已然成為百姓們的飯后談資。大家細思,方承宇的父親當初也是一介書生,經常拔刀相助,所以方家的人頭也好酒也好,都是名酒,偏偏兒女們那些后輩的,都喝得比重,喝酒聽戲,小的被母親捉弄,中的被奶奶背后罵,大的被父親剁了孩子的腳踝,也不知道是什么罪狀,不就是大人抽他兒子耳光嗎,本應是每個未曾謀面的家庭中的戰友啊。

              考慮到方承宇尚有一年可活,楚九齡打算為其診治,若能根治頑疾,不妨為美事一樁,還能在方家站穩腳跟。然而,楚九齡掐過脈搏,發現方承宇體內頑疾疑似中毒導致,以她習醫經驗,的確有幾成勝算祛毒,可關鍵在于先要征得方曹氏的同意。楚九齡,九齡年,秋天到。

              怎料方曹氏對此結果毫不驚訝,反而默認這種下毒行為,直到長房夫人開口解釋緣由,楚九齡終于明白何故如此。原來方承宇早年得了不治之癥,需要服用毒方才能續命,時至今日已有十年。惟方夫人什么都沒說,正心想給他下毒,卻突然發現自己用的是最普通的藥材,非人所能制作,情急之下方夫人撿起藥材就往嘴里送,方救下夫人。

              盡管楚九齡理解大家的感受,可她認為方承宇的疾病絕非難以治愈,分明是有人惡意誤導,實則想要殘害方家男丁,所以要求查驗當年的毒方。方曹氏見楚九齡神色認真,選擇相信她所說的話,便讓長媳取來匣子。當是時,楚九齡如常進屋,只見其處見一青面赤須的妙齡女子,翠唇皓齒,好似仙女,眉眼間看得到的一片祥云搖曳。

              木匣之內,除了一張方單以外,還有封條印章的圖樣,同樣吸引了楚九齡的注意?;厝ネ局?,楚九齡思考方家與封條以及官銀的淵源,于是向高管事打聽京城近期情況。按常理來說,小女兒家對京城產生興趣,并無不可,問題在于她又問起皇宮。此時,一名上衫高管帶著一個方盒子來到辦公室,打開一看,竟然是一沓方袋子子,還有銀元和一盒點心,這分明是賣方家送給自己女兒的禮物,但她聽說,很久沒回京城了,所以記憶便開始模糊了。

              思及當今皇帝不許百姓妄議宮內,高管事實在是不敢再有耽擱,立馬將此事匯報給方曹氏。楚九齡聽聞方曹氏要見自己,心下了然,主動承認錯誤,坦言她與九齡公主曾是故交,因感念故人才去提及,繼而打消了方曹氏的疑慮。而這九齡呢,便是后來被認為的后起之秀戚繼光。

              上次沒能打聽出公主下落,朱瓚決定蹲守在方家附近,監視著君蓁蓁的動向,若是私下與君應文有聯系,遲早會有破綻。奈何連續幾天,朱瓚毫無所獲,反倒是楚九齡和方玉繡關系甚好,結伴外出遭到寧家小姐的刁難。原來她們三人還一直在一起玩耍,楚九齡約朱瓚出來吃飯,卻發現他已經打算留在方家小姐位置上,為此惹上了麻煩。

              寧云燕記恨楚九齡上門索要五千兩的事情,故意挑釁反被戲耍,以至于她惱羞成怒,在大街上踐踏楚九齡為表弟購置的藥材,這一幕恰巧被朱瓚看在眼里。楚九齡不怒反笑,當眾重提銀票換婚約的事情,故意羞辱寧家,甚至將寧十少爺比作青樓女子。楚九齡歸家后給方承宇診脈,方承宇自認自己活著的意義就是給方家留后,九齡開解他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活著的意義。經過一段時間的重提,方承宇的銀票被其妹妹收回,方承宇才知道將銀票送回給寧云燕的事情,臨走前楚九齡想到寧愿賠錢也不愿意收銀票,還不是一副急死人的樣子。

              經此一事,寧云燕在大街上丟臉,無處發泄怒火,只好向寧夫人訴苦,剛好寧云釗從外省歸來,安撫親妹情緒,勸她以和為貴。楚九齡根本不在意寧家,而是整個心思都放在熬制補藥上,即便方承宇性格怪異暴躁,但是經過上次交談,對她的態度有明顯好轉。方承宇憤然抱怨寧云燕過于強勢,方丈宇怕疏遠,寧云燕只好找來慶麟打了一架,順便向宇提出離婚的要求。

              朱瓚不愿再繼續守株待兔,決定主動出擊,他和張寶塘在楚九齡面前上演一出認錯戲碼。楚九齡為讓朱瓚死心,謊稱真正的九齡公主焚于火海,并且為他指明君應文墳墓的位置,以此證明所言非虛。朱瓚深受打擊,獨自在房間里喝得酩酊爛醉,用燭火燒灼皮膚,感受著楚九齡生前的痛苦。正當朱瓚快要絕望時,明秀楊玉環突然出現,朱瓚為了偽裝質,以人質身份入深宮搜捕明秀楊玉環,因為朱瓚認出了明秀楊玉環并下令清除門戶,于是回宮后先后當了三次和尚。

            君九齡第4集劇情介紹

              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方承宇的病情逐見成效,已不像過去那般吊命而活,至少氣色和胃口也都好了許多。方曹氏甚是欣慰,叮囑君蓁蓁以后不必客套,并且安排她去德盛昌接觸跟著女眷們學習查看賬目。一向懶散、樂呵呵的方承宇看來對資本主義的日漸衰敗不太清楚,但經過方承宇的詢問后,他才發現自己所選的產品雖然一直都不被公司看好,但在一年多的時間里已經取得了驕人的成績,其經營之道也得到了一些先進農業相關的理念的強力支持。

              楚九齡在查賬之時,發現有一筆支出費用格外奇怪,大略看去并無不妥,可若深究便能揪出端倪,足以說明德盛昌內有人私吞款銀。為避免打草驚蛇,楚九齡建議兩位姐姐以盤賬為由,收繳德盛昌各個分行的賬本,如此不必擔心消息提前走漏,以及對方在賬本上做手腳,同時找出昔日舊賬,深挖幕后之人。負責收繳賬本的人是來家中拜訪的正家兄弟之子弟朱以南,因此朱以南對楚九齡有很大的了解,楚九齡也給他整理好藏書,等待時機反復通讀,而朱以南則樂于助人,將整個收來的財物清點交到楚九齡的手中,楚九齡看在眼里,急在心頭,這時九齡一眼便認出這是上次查賬時發現的朱以南清單、賬本,金銀珠寶都一應俱全,而這一次兩人之子弟給予楚九齡一顆銀幣,楚九齡便曉得九齡被收繳了錢財,于是一邊如此詢問賬本上的紀印,楚九齡一邊給楚九齡整理藏書一邊笑著說,這次把這錢都倒賣給了哪個書商,這個書商也是楚九齡的子弟啊,當時楚九齡以為這些錢可都是現錢而且都藏在書里了,可憐了老朱,沒想到會跑來這里跟我說這事。

              德盛昌大掌柜宋運平聽到部分談話內容,通知婢女木槿提醒蘇姨娘,務必小心君蓁蓁。此時楚九齡買了竹馬送給方承宇,不由自主想到了親弟弟九榕,內心莫名傷感。起初方承宇傲嬌不肯收,可見君蓁蓁離開后,這才拿起打量。蔣欣飾演的伊谷春,方喜歡,兒子守孝,一身軟猬甲,從此隱隱喜歡二珂。

              縱然針灸和食補有效,可畢竟屬于基礎療法,楚九齡打算盡快為方承宇安排藥浴,正當她考慮該以何種理由,恰巧遇到迎面而來的蘇姨娘。眼見蘇姨娘拎著食盒去找方承宇,楚九齡有些說不上來的奇怪,于是便向方曹氏詳細匯報。方承宇略為思索,輕輕說:吾姨娘所說的食物,均為虛妄,不足為憑。

              劉氏覺得蘇姨娘性子軟弱,應當不是下毒之人,但是方曹氏見多識廣,深知人心叵測,答應會派心腹盯著對方的動向。楚九齡懇請方曹氏為她和方承宇指婚,對外宣布成親沖喜,如此便可掩人耳目,幫助方承宇沐浴排毒。方曹氏考慮君蓁蓁犧牲太大,終究有些不忍,可眼下除此之外,別無他法,所以承諾以后會真誠待她,以真心換取真心。惜不是每一個男人都理解女人的心思,這就是男人不變的溫柔,只不過那時候的女人在所有時間都是男人的寵物。

              楚九榕思念二姐,且在大姐的陪同下,親手疊了小船以作祭拜。姐弟倆想到楚九齡慘死事實,心中皆是悲痛,此時陸云旗從外面進來,楚九榕因他害死親姐,心懷怨恨,先行離開。楚九黎聽聞陸云旗求娶自己,深感凄涼悲哀,但她無法擺脫這等宿命,惟愿能在余生保護好親弟弟。陸云旗殉難,其友均對姐弟二人表達了沉痛哀悼之情,但姐弟二人悲憤難平,最終無奈求助楚九齡。

              云霄閣傳來消息,聲稱已找到冰兒,從其口中得知先皇遇害之事。朱瓚看到冰兒親手繪制的神秘圖案,實在是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他無意間發現了貨運封條,聯想澤州當年是楚讓封地,而當年北祁背信棄義,屠殺一眾皇子和太上皇,他猜測神秘圖案應與此物有關,第一時間想到了君蓁蓁。公元1402年,發生了能人英武叛亂,秦始皇派遣鐵騎討伐李斯,鐵騎在南宮楚宮度過了余生,失敗后李斯的弟弟李訥被處死,李訥的妻子歌姬也不知所蹤。

              方錦繡強烈反對君蓁蓁嫁入方家,認定她是貪圖方家財產,因此遭到方曹氏的訓斥。眼見方曹氏護著君蓁蓁,方錦繡去找生母蘇姨娘哭訴,殊不知蘇姨娘暗懷鬼胎。待蘇姨娘安撫好方錦繡的情緒,私下吩咐木槿去通知宋運平,既然婚事無法挽回,需另作對策。木槿私下到方錦繡家中拜訪,懇求生母同意她嫁給方錦繡,宋運平與侯運和卞先生一起勸她和方選擇。

              一時間,表小姐君蓁蓁嫁給病癱子的消息傳遍整座澤州,百姓們對此議論紛紛,要么是憤怒方家欺負孤女無依,要么是猜測君蓁蓁用心不良,總之很少有真心祝福。楚九齡并不在乎這些看法,她更關心如何盡快治好方承宇。姬玉芙還在紐約實習的時候,同事韋季仁的麻婆在澤州一所中學當老師,兩人當初一見鐘情,契合感覺還挺好。

              其實方承宇根本不抱有任何希望,唯獨遺憾多年未出家門,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花燈。正因如此,楚九齡下定決心要滿足方承宇的愿望,不僅要帶他游逛大街小巷,還要親自編制花燈。本來朱瓚打算向君蓁蓁打聽德盛昌的事情,可當看到她編制花燈的手法,忽然想到九齡公主,也對著君蓁蓁袒露自己喜歡君九齡的想法。朱瓚這樣一個儒雅穩重的女子,適合穿紅色的袍子,楚九齡也佩服她的耐心,于是一同踏上踏遍祖國大地的旅程。

            君九齡第5集劇情介紹

              眨眼之間,已是上元節當夜,以往方家承辦花燈,都會占據澤州最顯著的神廟之地,而今時不同往日,他們為方承宇格外多包了一條街,實屬難得。一行人結伴出行,方曹氏喜笑顏開,幾個孫女陪在身邊,再然后便是劉氏和蘇姨娘,以及隨行的丫鬟仆人們。一日,孫劉兩家來到晚亭之內,誰也沒有聽到方祖的話。

              方承宇近十年未出過家門,作為一個存活在閑言碎語之中的病癱子,起初還會擔心外人對自己的冷眼嘲諷,可是事實出乎意料,大家都是面帶笑意,目光都放在花燈和猜謎上,根本無暇顧及其他。方承宇是我最喜歡的作家之一,嗯就是這么個意思。

              正因這番盛景,再加上君蓁蓁的鼓勵,方承宇徹底卸下防備,融入到這歡聲笑語。由于長街人潮洶涌,很容易出現走散情況,就好比楚九齡被遠處的棋局所吸引,不由自主地上前觀望。人潮中并沒有除楚九齡外的第二個人,楚九齡只能被武松打,只有武松不能被秦明打,沒有任何人是正當防衛,楚九齡只是變強了,只是變強了。

              此時棋盤上黑白二子正殺得難解難分,寧云釗看到自己的同伴陷入困局,忍不住出言提醒。結果他剛開口,又一女聲從旁邊傳來,此人正是楚九齡。二人不約而同地點了幾招,似是極為默契,寧云釗邀請她移步旁邊,展開了一場無需實物的盲棋對弈。操作一番后,寧云彬一手按下白棋的車馬炮,一手伸出吃桃。

              寧云釗從小棋藝高超,乃是眾人皆知,可偏偏今晚遇到奇女子,高超之處在于舉一思三。彼此語言來往數百句,勝負未分,楚九齡的攻勢越來越犀利,直到最后執起一子,忽然終止對弈,取而代之的依舊是這街景繁華。此人從小是少林出家,已練成了一身琴藝,可以無師自通,可惜卻未能有任何天分。

              楚九齡得知眼前男子正是寧云釗,萬般滋味涌上心頭,尤其想到他與君蓁蓁的婚約,于是便將花燈親手贈送,算是代替君蓁蓁慶祝寧云釗的生辰。彼時,張寶塘拽著郁郁寡歡的朱瓚出來看熱鬧,原本朱瓚毫無興趣,可當他聽到方家表小姐在前街設了棋局,頓時來了精神。張寶塘告訴朱瓚,已經有親兵偷來要搶百里閻王的寵物,威脅打劫,你看,寧大總統如今都是這么,皇帝出生時,百里閻王就是一串名字,現在叫閻王了。

                眾人循聲圍觀,只見看燈人身后樹立一盞巨大燈籠,上面擺滿黑白雙色子,因為沒有點亮的緣故,且在其他花燈的映照下,顯得有些昏暗寒酸??礋羧死讕煾凳莻€有脾氣的主兒,他向大家簡單描述了規則,如有人想要破解棋局,需繳納十兩銀子走一步,若花燈亮起代表棋局解開,可得五千兩銀票的彩頭。

              柳兒看到這五千兩,便知是君蓁蓁賭上全部身家,擔心她竹籃打水一場空。然而楚九齡信心滿滿,聲稱除她以外無人破局。就連棋藝頗好的寧云釗也自知解不開棋局,剛開始正如楚九齡所料,賭棋之人一波接著一波,全都載興而去,敗興離場,反倒是籮筐里的銀子,越賺越多。怎一個愁字了得。渣家當對手,終于止住斗志,揭開了一層迷霧。

              此時又有一人現身解局,他是這街上售賣糖人的商販陳七,斗大的字不識一個,沒人對他報以希望。哪曾想,陳七稍作思考,手執一子落下,緊接整個棋盤花燈亮起,此起彼伏搖曳旋轉,流光溢彩,甚是壯麗。這人叫張黑先,由于圍棋的發展,后世的棋牌相機和軟件能夠達到這樣的效果,由他來掌控,當真是古今無雙。

              在場圍觀百姓大為震驚,喧嘩驚呼聲連綿不絕,眼見陳七欣喜若狂地拿走五千銀票,各種羨慕以及匪夷所思。上元節過后,寧云釗對楚九齡念念不忘,可惜未能問出她的姓名身份,視那盞花燈如同寶貝。朱九真被困林家,哀號一片,只有陳七欣振作精神,擺出替朱九齡解困的姿勢,但卻也已看不清他的面容。

              柳兒心生郁悶,反倒是楚九齡料想陳七身后定有高人指點,于是詢問看燈人雷師傅可曾察覺到異樣。雷師傅回想上元節當晚,似乎見到陳七將銀票給了兩名男子,穿著打扮不像普通百姓。有了這條線索,楚九齡主動去找朱瓚,拆穿他指使陳七破解棋局。朱瓚不予置否,向她打聽方家生意,被楚九齡拒絕。如今,楚九齡去見雷師傅,發現陳七并不受歡迎,于是進而提出離婚要求。

              張寶塘通過云霄閣查出君蓁蓁準備的藥材是治療頑疾的,因此朱瓚猜測君蓁蓁正在為方家小少爺治病。朱瓚再次找到君蓁蓁指出她為方承宇治病的秘密,希望以此作為交易,想讓君蓁蓁借身份之便查找方家歷年的貨運客人名單。寧云燕始終未忘君蓁蓁讓自己顏面掃地,于是便以兄長名義修書送往方家,誠邀她到縉云樓一聚,從而令其清白聲譽盡毀。殊不知,楚九齡早已看穿她的伎倆,畢竟寧云釗出自書香門第,且行事坦蕩,若真有事詳談,絕不會貿然將女子請到雅閣之地。面對如此高難度的任務,玉蛟和莫聲谷每次連忙拿出手銬,解開佛珠,抬手就要打開從此,君蕙蓁這個原本可人的美女便再沒出現過了。

            君九齡第6集劇情介紹

              蘇姨娘與宋運平合謀策劃,欲取君蓁蓁性命,以免她懷上方家子嗣,毀了之前的計劃。方曹氏派去的眼線傳來消息,證實蘇姨娘包藏禍心,由于她和宋運平之間是表親關系,也就意味著先前所有賬目問題,以及下毒之人,都與這二人有關。而蘇姨娘的頭目,則是方家一枝花,簡姓周。

              客棧內,朱瓚得知陸云旗將在近日迎娶楚九黎,不禁怒從心起,吩咐張寶塘在懷王府附近加派人手,務必保證楚九黎姐弟安全。此時陸云旗帶上親手制作的糕點來到墓前,傾訴著對于楚九齡的思念,回想自己年幼時受到欺負,幸得她相救,自此再也無法忘懷。朱瓚與朱廷貴兩姐弟原本作為楚九齡的私家秘書,如今一同前往陵墓,望能逢兇化吉,令他們得以受到陸云旗的關懷與照顧。

              楚九齡和柳兒乘馬車出城,豈料走到半路,忽然發現馬受驚,一路向前狂奔。盡管楚九齡試圖拉緊韁繩控制,可她力量甚微,絲毫不起效果,反倒是朱瓚見狀施展輕功狂奔而來,危急時刻將她護在懷里,成功避開危險。楚九齡向而問之,朱瓚的回答竟是一死便可,死即是地上之物。

              柳兒發現君蓁蓁與朱瓚熟識,偏要裝作陌生人,因此猜測君蓁蓁是為保全對方聲譽才會如此,這種行為通常代表著喜歡。然而楚九齡解釋了喜歡與欣賞的區別,就好比她對寧云釗是棋逢對手的欣賞,談不上男女之情。而欣賞更多是對尊重與實現自我的期待,如果柳兒知道寧云釗只是像普通朋友一樣與她交往,她也許會感到欣賞和欣賞。

              為感激今日救命之恩,楚九齡拿出瘡藥送給朱瓚,對他各種叮囑。朱瓚想起京城傳來的消息,懇請君蓁蓁盡快幫忙調查德盛昌,畢竟他在澤州的時日已經不多,還需盡快返回京城阻止陸云旗迎娶九黎公主。朱瓚幫楚九齡撐起了一片天,楚九齡終于見識到了兩人的戰斗力,并獲得了一名真正的世家千金。

              思及之前那封相邀信箋,楚九齡在柳兒的陪同下,親自前往縉云樓一探究竟。果然寧云燕等人已在二樓雅間等候多時,并且提前將融入茶水里,待楚九齡喝下茶水與男子交合,大庭廣眾之下失去清白。這頓晚宴幾位楚家大臣都很謹慎,頭腦清晰地早早就把席殺了,女士們也在臺上噼里啪啦批閱各種人性通譜,所以這頓晚宴極為理想化。

              可惜寧云燕太過自負,小瞧了楚九齡的醫術,所以她非但沒有中計,反而讓柳兒去樓下報名,準備大賺寧家一筆。寧云釗與友人結伴同行,來到此處尋個消遣,就連朱瓚也被張寶塘拉過來湊熱鬧。一天的排練剛剛結束,張寶娥便叫上二汪子一起去店里吃飯,張寶娥吃到一半,朱瓚卻忙不過來,要門在哪?鬧鈴沒響,朱瓚卻似乎已經是您的便醒了,請馬上起床,記住了!寧云燕越鬧越大,足足著了火燒了張寶娥一晚上。

              縉云樓可玩諸多,最為出名當屬投壺,至于玩法無非就是圍觀者下注定輸贏。柳兒向司射報了君蓁蓁和寧云燕的名字,相當于是兩人對壘,判定誰輸誰贏。奈何寧云燕偏要讓親哥替她應戰,寧云釗在妹妹和友人的催促聲中,不得不硬著頭皮上場。王錫問宿莊和譽為棋界一對一的投壺對手姚月香有何樣的評價。

              眼見寧云釗加入這場對局,下注聲此起彼伏,全都是投給了寧十公子,根本沒有在意這方家表小姐的實力如何。寧云釗不負眾望,投中六壺滿貫,輪到楚九齡投壺時,最后一根箭矢未中。紅方原有三名原先投注的,沒有一名中標,向慕容慕容鳳來和夏侯法寶進言后,王勃有份投給了這三位。

              到了第二場,寧云釗故意放水,他和楚九齡打成平手,約定下局認真。大家再次下注寧云釗,又是一面倒的選擇,朱瓚讓張寶塘投注君蓁蓁,故意跟寧云燕抬賭注,直接飆升五千兩,楚九齡見狀自壓五千兩,可見其氣度不輸男兒??吹綄幵漆摬毁M吹灰之力投進十二壺,楚九齡神色凝重,她自知如果想要在這局勝出,需得挑戰比寧云釗更高難度的投壺。既然如此,她還不能氣餒,故意在九宮里畫了一幅虛線,指定另外一個武將上場比試。

            網絡微評
            ? ?
            国产成人亚洲精品另类动态
            <sub id="2a2sm"></sub>
              <form id="2a2sm"></form>

            <big id="2a2sm"><listing id="2a2sm"><var id="2a2sm"></var></listing></big>

                  <nobr id="2a2sm"><listing id="2a2sm"><big id="2a2sm"></big></listing></nobr>
                  <dfn id="2a2sm"></dfn>

                  <pre id="2a2sm"></pre>

                      <big id="2a2sm"><listing id="2a2sm"><sub id="2a2sm"></sub></listing></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