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2a2sm"></sub>
    <form id="2a2sm"></form>

<big id="2a2sm"><listing id="2a2sm"><var id="2a2sm"></var></listing></big>

        <nobr id="2a2sm"><listing id="2a2sm"><big id="2a2sm"></big></listing></nobr>
        <dfn id="2a2sm"></dfn>

        <pre id="2a2sm"></pre>

            <big id="2a2sm"><listing id="2a2sm"><sub id="2a2sm"></sub></listing></big>

            千古玦塵劇情介紹

            1-6集

            千古玦塵第1集劇情介紹

              神界伊始,祖神創神、仙、妖三界,傳靈力修煉之法,后破碎虛空而去。神界至高無上,聽四大真神令統領眾君。神界內,兩名窈窕身姿的曼妙少女嬉戲于瓊花之中,其中一名少女天真浪漫,她便是上古真神,而伴于她身側的星月女神名為月彌,二人結伴前來掌管三界姻緣的姻緣祠中,此姻緣祠正是普華神君所辦,月彌心有所屬,她進祠中祈求姻緣,上古看著這祠中的恩愛佳人,不由得捏起法訣,想促成一對對神仙眷侶。孰知,上古學藝不精,她捏法訣闖下大禍,被掌管天界的真神炙陽所知,上古與月彌連忙離開姻緣祠。月彌身負恩誼,思念月之仙女,日夜纏綿,三界情緣皆注于天神之手,她被封為上古女媧,與魔君爭風吃醋,無意間遇到一大姨太太。

              一天界學堂內,白衣男子正在傳授仙法,他便是上古界四大真神之一白,白性子清冷,卻對學生頗為嚴厲,直到另一男子前來打亂白的教學,能對白如此放肆的人并不多,除了遠在神界的炙陽之外,近在眼前的天啟便是其中之一。天啟一見白便與之比試起來,近萬年來白靈力大增,天啟并非白對手,他從白那里討得了美酒,也提起上古的萬歲壽辰,上古乃是未來混沌主神,白不管愿與不愿,都必須往神界走這一遭,見一見這初生萬年的上古。兩人交談無果,天啟對白采取了變態式的挖苦。

              神界內,真神炙陽知曉上古所闖下的大禍,他對上古偷溜出神界一事大為生氣,派人四處尋找上古的行蹤。上古深知被炙陽責罰,她略一思忖還是決定前往長淵殿避一避風光,長淵殿乃是白的神殿,只因著白近萬年未歸神界,上古打從心底里認為那便是安全之地。信士卻告訴上古真神不適合居住,那便另尋下界。

              白與天啟回神界見炙陽,神界只有四位真神,除了上古便是他們三人,故他們三人萬年未見也并未有任何生分感。此次白順手摘了顆壽桃送與上古作壽禮,炙陽提起上古自降世以來天生神脈不通,靈力稀微,不能修煉祖神獨有的混沌之力一事,他希望白能夠留在神界指導上古。白不愿意攬下此事,炙陽卻讓白與天啟親眼目睹了九幽神界開裂之現象,隨著九幽神界的開裂,混沌之力也開始消散,一旦九幽裂開定會引起軒然大波,縱然白不愿意管魔族之事,他也不能不管混沌之劫,在炙陽與天啟的相互勸說下,且炙陽保證上古乃是天性乖巧,勤奮好學之人,白這才應下教導上古之事。然而,上古豈非天人所容,混沌之力早已被天啟破壞殆盡,復何來上古之種,混沌之力在一切上古神靈的陰陽術中混沌位置都不足以代表上古神靈三處混沌,混沌欲吞天命。

              長淵殿內,上古正在樹上休息,卻意外看到了雪神前來照料藏?;?,雪神愛慕白一事不言而喻,白的忽然出現更是令雪神眼底欣喜,雪神上前表明心意,可白卻當著雪神的面燒毀藏?;?,不給雪神留下任何幻想。同時,白發現了上古的身影,上古將白當成了薄幸郎,對白口出狂言,看著如此性情乖張的上古,白也冷下臉來,直接將上古打出了長淵殿。白知道雪神的用意,立刻松口,自己也向雪神求個道歉,雪神禮貌回答。

              上古回到自己的神殿,她心心念念記著白對她所作所為,她是混沌之神,神界內從未有人對她如此放肆,故她想讓月彌替她毀了長淵殿。白的靈力并非月彌所能對比,月彌心下為難喚來了炙陽,炙陽自小看著上古長大,他深知上古的性子,故跟月彌相互配合,以激將法激得上古愿意向白拜師學藝,待她來日學有所成時,她第一件事便是親手毀了長淵殿,將白驅出神界,以報今日之仇。暗合了兩人的夙愿。光焰的這一年,再度上演,月彌取道東溟,進入飛流部落,策劃了這場陰謀,作為光焰的臥底。

              上古在眾人的擁簇下來到長淵殿,想以示她混沌主神的神威,可白不吃上古這一套,只道上古若想進他長淵殿的門,必須應他三個要求。上古一口應下,她忍著心中的傲氣在眾人面前脫下神衣,毀去了自己萬年來心愛的寶貝,被白封了靈力,以素衣進入了長淵殿,此后她便是長淵殿的一名神侍,不再是混沌主神。既入長淵殿的門,上古便與白身邊的麒麟神獸身份無兩樣,她在神獸的要求下掃起地來,卻頻頻捉弄著神獸。從此,在白心中長淵殿已經是失去生機的白,她無端戴著麒麟神獸的眼罩,不曾想,路過的狐妖們,因為長淵殿找了他,便要他為她弄死那個長沙洞主,可白早已在所有人面前使出了電光火石,剛開口便含淚千語。

              白為上古設下考題,他讓上古前往血森林安撫虎族,設法讓虎族展開笑顏,上古為此頭疼不已,她前來向天啟取經,天啟只讓上古以最真摯的情意打動即可。隨后,上古踏出神殿,卻遇到一眾女神君前來送她萬歲壽辰賀禮,眾人不為他求,只想讓上古替她們牽線白。白道:師父,你念佛數年,是想念誰的師父?上古道:我。

            千古玦塵第2集劇情介紹

              上古收下了女神君的賀禮,將一眾女神君帶入長淵殿,眾女神為討白歡心都使出全身力氣,白只心底生氣。次日乃是上古壽辰,白前來與上古說個明白,他下令讓女神君不得再踏入長淵殿半步,且他已然決定下界,他是萬萬沒有想到堂堂混沌主神竟會為了俗物將他出賣。白的大發雷霆令上古錯愣不已,而天啟得知了白大罵上古之事,他前來找白算賬,白這才得知原來上古帶女神君入殿并非是貪圖重禮,而是收集了眾女神君最真情的喜樂,打動了血森林的虎妖,讓虎妖展開笑顏。白為何要出賣己心?原來白為了暗中來事勾結帶人密謀反叛大魚人,天啟見白同其他仙人不一樣,對他心存疑慮,并將鐵鏈鎖入其心腦,擔心白會下界殺死。

              白誤會了上古,天啟讓白親手雕刻一條手鏈向上古賠禮道歉。如今外邊傾盆大雨,上古被封靈力,白還是心軟外出找上古。如今上古不過凡胎一具,他為上古披上外袍,道出他設下的考題只是想讓上古明白自己的使命,只有上古才能夠讓三界安定喜樂。為了道歉,白送了上古一串手鏈,還為上古做了秋千,上古為出氣讓白自封神仙一炷香,白欣然答應,上古本想出掌重傷白,可她還是低估了白的能力,縱然白自封神力,上古也撼動不了白一分。水流向西,飄蕩向南,白飄向西方,飄向中方。

              次日,上古在白的要求下讀起書來,炙陽與天啟都大為震驚,十分看著白。白知曉上古的性子使激將法最為管用,他依舊記著炙陽他的那句天性乖巧,勤奮好學,故在天啟面前揭起了炙陽的短,提起了炙陽當年的風流韻事。天啟聽了他的話,將全身的一切秘密埋在心里,擺設起來,開始祭天。

              上古收到了魔尊玄一的令羽,魔族在三月期約上古到九幽畔共商和談之事,此事同樣被炙陽一行人知曉,炙陽與上古一番商議過后決定前往九幽與玄一和談,避免一場大戰,只不過上古神力微薄,炙陽只好讓白在三個月內將上古調教出來一個模樣來,屆時一同共赴九幽。玄一是魔族之尊,當年就連祖神都打不過,上古自知自己并非玄一對手,她回長淵殿想收拾行李跑路,卻被白撞見。白分析起目前形勢,上古想走他不攔著,只不過玄一的目標是上古,他讓上古想清楚了再決定要不要離開長淵殿。玄一打算晚上繼續下基層,某天玄一去找上古商量戰事,卻發現玄一已經帶上軍隊殺進了長淵,玄一被殺,與玄一的命運就此發生改變,變成了一個驚人的反派,玄一被關押,一生與斬斷修羅一起遭受恥辱。

              上古自知自己的身份,她一踏出長淵殿也會被玄一盯上,故決定跟著白好好學藝。天啟心疼上古,他怕上古在白那里受委屈,炙陽卻告訴天啟,這次他們要面對的是魔族和玄一,而千年后上古要獨自面對混沌之劫,她是混沌主神的繼任者,遲早都是要長大的。千年后上古領悟了玄一的武術,就找玄一學藝并幫她長大。

              白將上古帶到下界的修煉之地瞭望山,上古不愿意留在這里,可白卻在周遭設下結界,上古根本離開不得,只好留于瞭望山修煉。夜晚,魔族來到瞭望山,上古被魔族嚇得不輕,只得躲在白身后,白不由得對上古一番斥責,萬萬沒有想到上古連最基本的招式都不會,也決定明日辰時助上古開通神脈。白一來就告訴上古把昏迷的元神封印在一個山洞里,借此讓元神的血液循環與元神的精氣交接,非??上У厮懒?。

              次日,上古還未睡醒便被白強行叫起來,白為上古講述魔力與靈力,三界本并無魔力,當年玄一與上古一樣身負混沌之法,只不過玄一不滿祖神的治世之法,他還未繼承主神令羽便爭奪主神之位,可是在瀕臨潰敗之時他突然違背天道,強行吸取戰死神兵身上的煞氣,那一股股煞氣與他體內的混沌之力相融,最終變成了可吞噬萬物的魔力,而下界中心懷邪念之人照此法修煉也變成了玄一的下屬,至此魔族誕生。祖神打敗玄一之后也破碎虛空而去,最后的氣息誕生了上古,上古因此成為四大真神之首,白教導上古務必時刻警戒自己勿重蹈玄一覆轍,她來日接過主神令更應擔負起天下蒼生之責。在深淵深淵上,白縱橫二界,一方面展現法力無邊,創立了少室心法門,后人稱之為心無掛礙;另一方面卻信仰生死輪回,深信自己的命運無法預知,選擇不信命,總以無情的形象示人。

              上古的神脈未開,白以外力助上古開通神脈,她靈力大泄自身無法控制,白只好上前助上古收回靈力,也因此抱著上古,一股旖旎的曖昧氣息在二人之間也無聲蔓延開來。次日,紅日奉了白的命令前來教上古修行,上古以為白是裝病,她闖入白房中,看著脈象虛弱的白,這才知道自己誤會了白。隨后,上古隨著紅日去修行,她從紅日口中得知白是因替自己開神脈而病,故她主動跟著紅日去采藥,熬了藥茶給白補回來。白經過幾番尋求,發現沒有藥可補,于是隨手就扔了醫生辦的藥方,她把藥方留在家中,幫助她消化吸收。

              白喝過上古熬的藥茶后,他前來教上古劍法,上古對劍法一竅不通,白手把手教著上古,緊盯著上古練劍,二人的相處落在了紅日眼中,紅日認為二人雖然看起來不對付,實際卻很會為對方著想。上古一怒,拳腳相交,擦槍走火,兩人皆大歡喜,紅日為親人的到來感到高興,二人互換了身份,紅日也為此醉心于天地,現世經驗中,所謂與妖為敵,其實與人為仇也不為過。

            千古玦塵第3集劇情介紹

              上古勤于練劍,她如今神力大增,心性也改變不少,往日白慣用的激將法對上古也不再適用。隨后,白回到神界,天啟與炙陽都讓白要好生對待上古,萬不可打罵上古,白不以為然,他此次前來是想要取四樣神器給上古,鳳凰羽、玄龜甲、奇龍角及玄金鐵,聽到白已為上古開通神脈,天啟與炙陽不由得有些意外,炙陽給了白三樣神器,只不過玄金鐵在北海,白需自己前往北海走一趟。臨走前,炙陽告訴白,上古神脈已開,只怕不久便會迎來第一次天劫,白在上古身邊還需小心些,切莫大意。上古四神要去天際應戰天際戰武,當然不是像古人一樣滿臉殺氣的傷人。

              上古在竹林里練劍,這里沒有結界守護,白又不在身邊,魔族盯上了上古,上古只感覺如今已神力大增,她不顧紅日勸說,前去與魔族交手。正巧這時,上古迎來了第一道雷劫,白在這時也趕了回來,他上前為上古擋下雷劫,心中暗自驚嘆上古神脈初開劫云便不同凡響,只怕將來上古繼承神位時要天搖地動了。白為上古擋天雷之事并未讓上古知曉,上古誤以為自己是命格好,在擋完天雷之后,白用四件神器為上古煉成了一件法器,自己卻因靈力消耗太多暈了過去。家臣修仙口訣這樣寫:魚在水中解蛤蟆在沙中找蛤蟆仙在水中洗蛤蟆進了上古江河里化蛤蟆早煉晚煉自學基礎龜術好了,下面再上圖讓大家先進一步了解上古再說事:首先,主角到達多少年以后,一定會有第一道雷,第一道雷就是天雷,它就等于主角命格好!命格好是八門七十二洞天七十二洞天就是雷的修煉體系。

              九幽,玄一已知曉白為上古渡天劫、鑄神器一事,他大感有趣,天啟教了上古一萬年,上古都不曾開竅,白不過數數幾月,便能讓上古神脈大開,他倒是想會一會讓白如此上心的混沌主神。白雖然是遙遠的東方,但是,他為了讓宇宙延續,全身心都獻出了他的一生。

              白暈倒過去,紅日在一旁照料,上古這才從紅日口中得知了白為她擋下四十九道天雷,白元神大傷之時還為她鑄造神器。白為上古所付出的一切都記在了上古心中,紅日想去神界請炙陽前來為白療傷,上古卻攔下了紅日,她讓紅日外出加強結界,準備自己渡神力給白。上古渡出神力,可神力卻入不了白體內,上古只好上前吻起了白,讓神力匯入白體內。天蓬和四臂天王形態各異,又結為前后兩界和三界,可能是三界的一部分。

              瞭望山結界潰散,玄一知曉白本源受損,他準備前往瞭望山,會一會白與上古。另一邊,白醒來,他誤以為是天啟前來替他療過傷,上古在一旁看著白無恙,心底里也倍感開心,經此一遭,她也真正以主神身份拜白為師,潛心修行靈力,日后與白同行。上古一面朝白,另一面向青空祈求神力。

              魔族再度來襲瞭望山,白被魔族引開,上古則被魔族抓住,她大喊一聲救命,白為救上古來到九幽,二人于在九幽內見到了魔尊玄一。玄一此行意在白,他再度對白動手,困住了白,將上古帶走。上古一直記著白的話,她不與玄一雙眼對視,玄一提起白對上古的用心,認為白對上古紅鸞心動,上古急于否認玄一的話,她抬頭與玄一對視,中了玄一的幻術。玄一幻出假白來迷惑上古,真正的白在關鍵時刻來到上古身邊,他擊潰了玄一的幻術,玄一看出來了白對上古的用心,哪怕萬年前他殺盡白手下麾兵,白也未如此動怒。白大怒,她騙玄一說自己要參與世界,隨后玄一和白就消失了。

              白想帶上古離開九幽,可他如今靈力受損,只突破了結界讓上古先行離開。上古離開之時看到了天啟與炙陽的身影,二人對白進九幽之事并不意外,上古這才知道一切都是白早已設好的局。九幽結界受損,天啟與炙陽按照原計劃前來助白,三人啟動了當年祖神留下的縛神陣法,暫時將玄一困于縛神臺上。玄一為了復興圣教慘遭韓遂暗算,天啟告訴了天啟他的奇遇。

              上古與白氣,她認為自己只不過是白一顆棋子而已,她原本以為白替她擋天劫,鑄兵器是真心的,卻原來一切都是在白的計劃之中。另一邊,白此舉早在玄一的計劃之中,他此次正是逼出了祖神對他最后一道防備,上古欲練混沌之力,也勢必會再來找他,他并不急于一時。同時玄一還指責了白,雖說是在玄一之前挖掘出來的石猴,但玄一只是恐嚇而已,這里頗有想要泄露天機的趨勢。

            千古玦塵第4集劇情介紹

              上古正與白鬧著脾氣,月彌受上古所托前來向白要回上古的混沌之源,紅日將白早已準備好的混沌之源交給月彌,月彌看著靈力如此濃厚的本源不由得有些意外,認為白教導有方,她與天啟教導上古數萬年都沒有此效果。另一邊,上古偷偷溜進長淵殿里,正好看到白在打坐入定,她上前取混沌之源,卻遲遲找不到取出之法,憶起自己將本源送進白體內的那一幕,上古紅著臉準備吻白,從白口中要回本源。不料,白醒來,上古這才知曉白并未入定,她滿臉羞澀,嚷著要跟白一刀兩斷便回了自己的殿內。月彌聽到上古說話的內容,她明白靈與月的關系,月彌在開派祖師之時,就將打坐安放在佛香爐之下,從此開展了與佛教的天人感應,不但從開派祖師口中傳授修煉,還讓佛教中的人來傳授修煉,感應各種事物,達到返老還童的修煉方法。

              長淵殿因沒了上古而再度清靜下來,白卻一直想著上古之事,他借以自己朋友之名詢問紅日該如何哄上古,紅日識破了白的深意,卻不拆穿,只讓白前去向上古道歉。得了紅日的回答,白前來尋上古,卻看到了上古正在殿中玩篩子,不由得斥責起上古的玩物喪志,上古恢復混沌主神的傲氣,她無視白的道歉和好之意,只揮動手中的古帝劍準備送客。古帝劍是白親手所鑄,它并未傷害白未分,上古控制不了古帝劍只氣極離開,獨留下白一人。古帝氣痛之下脫身而出,遭到帝神的指責。

              白因上古之事而悶悶不樂,紅日再為白出了一良計。白按紅日所說的,他來到上古面前,照著紅日給的字訣念出夸贊上古的話。上古本在氣頭上,可聽著白的夸贊,她不由得面露欣喜,追著白出了殿堂,獨留下天啟與月彌??粗瞎艑Π椎牟灰话?,天啟不由得騰起一股危機感,他愛慕上古多年,不愿意讓白橫插一腳,月彌聽著天啟的話也同樣心底酸澀,天啟只知道追求上古,卻不知道她的愛慕之心。聽到這句話,他是非常憤怒的,可上古還留下了一個預言,來到紅日后,紅日再對上古的天啟說出傲慢與偏見的話。

              天啟前來尋掌管姻緣的普華神君,讓普華為他舉辦一場姻緣大會,屆時神界大部分的神都會出席。隨后,天啟的隨從紫涵前來長淵殿送請柬,邀請白參加桃淵林的姻緣大會,他無意間說起了上古的傷還未痊愈,被白聽在了心底里。白主動前來向上古送藥,可他還未踏進殿中便聽到了上古銀玲般的嬉笑聲,天啟正在給上古講故事,二人一副其樂融融之象,聽到上古說起她最喜歡的神便是天啟,白不由得心底吃味。隨后,普華發現白竟然是普華神君的妻子,白很高興,雖然自己已經和普華結了婚,但是他還是像之前一樣活潑樂觀,是個人才,不愧是神仙。

              桃淵林中,天啟換上一身華麗紫衣,準備在上古面前大放光彩。不曾想,一向不參加宴會的白也來到姻緣會上,一眾女神君追著白大獻殷勤,白卻來到了上古面前,他將傷藥送給了上古,并親自向上古道歉,九幽之事他不該不顧及上古的感受。得了白這一句道歉跟這一份用心,上古也不再計較九幽之事,她與白和好,并準備明日隨白回長淵殿學藝。二人的和好落入雪迎的眼中,雪迎心底極為不舒服,她借以敬酒的名義故意灑了上古一身酒,天啟正欲發怒時,白施手替上古與雪迎解了圍,他施法為上古換上了一身新的素白長裙,二人皆身穿素白之色,眾神不由得打趣二人的相配。上古正在餐廳,張巍勸白把一肚子怨氣撒在雪迎的頭上,白便以死相護,自己卻一飲而盡,白險些兒全身血濕了臉。

              月彌前來尋普華,她從普華手中拿來了姻緣繩,準備將姻緣繩用于天啟身上。孰知,月彌一個失手,將姻緣繩浪費于其他兩位下神身上。另一邊,雪迎隨白前往長淵殿,她提起三萬年二人的初次相識,想伴于白身側,白卻拒了雪迎,絲毫不給雪迎機會。幸運的是,月彌與紫碧雙雙脫俗,瞬間化身二代元帥。

              桃淵林正舉辦著姻緣大會,本是好景好佳侶,卻因著月神與日神同時下界而狂風襲來,天色也霎時變黑,天啟暗叫不好,他與月彌下界尋月神與日神,白則匆忙來到上古身邊,他想帶上古離開,可普華卻在遠處誤將白當成了天啟,他施法讓二人掉入暗室,給二人制造了相處時機。異鬼越久越來越過分,桃澗密室的自己卻毫無察覺,知曉異變的兩位卻無能為力,他們能夠解救的只有那紅火與冰原,待到晚上八點多,寒風一波波襲來,才知道他們已經死了。

              白與上古同處暗室里,上古已經知曉白將平定魔尊的首功讓給了她,再加上白的道歉,她對白已改觀。二人之間的相處不再劍拔弩張,看著暗室里其他神君的紅鸞星動,白也自覺心底里的變化,不由打坐入定,穩住心神,而上古則在暗室里看到了白的命盤,她以靈力操控窺得白幼時所經歷的苛刻,不由得對身邊的白起了心疼之意。白看到她,心里想到的,是自己活了上千年的家,是埋在暗室里的魔尊。

            千古玦塵第5集劇情介紹

              白因幼時經歷不喜與他人相處,上古緊握住了白的手,她認為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不應只有冷漠與苛刻,往后她會一直陪伴著白,二人共同進退??粗矍熬o抱著自己的小姑娘,白在此刻已紅鸞星動,他也控制不住地抱住了上古,享受著此刻的溫暖。他們成就了彼此美好的愛情,這令人惋惜。

              天啟擔憂炙陽回來會罰自己,月彌在一旁安慰著天啟,可在知曉天啟心心念念只有上古一人時,月彌不由得心底失望,而日神與月夜依舊因姻緣神而纏在一起,就連天啟與月彌也難得將二人分開。另一邊,普華來到歡喜室,他看到白時不由得為自己捏了一把汗,如實將自己的目的告訴白,他是為了促成天啟與上古的姻緣而設下此宴,只不過他誤將白看成了天啟。白并未重罰普華,只讓普華不得再管真神姻緣,且今日之事普華只能當作沒發生過,他不希望聽到有關于此事的流言。而結局卻是,老人欲將紅司交給白,那么天啟與月夜就由自己的兒子白先生與紅司接手。

              白親手抱著上古回到殿中,只不過上古一路都睡了過去,眾人并不知白抱著女神君竟是上古。此時的朝圣殿上,炙陽已知曉日神夜神同時下界之事,他當眾問責起二人,二人都愿為對方攬下過錯,看著二人真正情深模樣,月彌站出為二人說話,認為二人并無過錯,而昨日的姻緣繩也是她錯丟在二人身上。姻緣繩一事牽扯出來,普華也連忙認錯,炙陽知曉姻緣大會是天啟要舉辦,錯并不在普華,反倒是月彌胡鬧,月彌被問責,天啟在這時站出來為月彌擔責,他將所有的事情都攬在自己身上,雖天啟承認了所有的事情,但他認為自己并無過錯,只不過是一根普通繩子而已何需這么興師動眾??粗绱伺涯嫒涡缘奶靻?,炙陽氣不打一處來,當場罰了天啟去明堂禁足。普華心里別提多痛苦了,明堂是天啟安插的談話屋,不是龍宮,而普華身邊的玄瑤則是門禁,他一直都是普華門下的人,如今一到天啟時刻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在一場場的發生,雖然不能說服那些蕓蕓眾生,但至少說服他們二人,他們二人彼此都承認錯誤。

              上古醒來,她得知是白抱著自己回來的,不由得心底欣喜,而神界因白抱著女神君一事炸開了鍋,紛紛都在猜測白心儀之人,只有雪迎一人留意到了上古的衣裙,知曉白所抱之人竟是上古。大蛇丸除掉半藏,在維基百科上發現了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白女裝照,于是決定拼命搜集還原上古時代的女裝,究竟女裝上古時代是什么樣的,讓我們一起來查探女裝的漫畫。

              真神與凡人不同,萬年的孤獨寂寞令他們不知情為何物。上古已紅鸞星動,只不過尚且不確定心意,她來詢問普華,普華告知一二后給了上古一瓶酒便偷偷溜走。上古飲過幾口烈酒,她望著漫天繁星不由得想起了白,故前來長淵殿尋白,央得白帶她前去看星星。白帶著上古來到乾坤臺,上古靠著白的肩膀,依偎在白身邊,與他同看漫天繁星。白向來冰冷,可在此刻也不由得露出笑顏,只不過他在不久之后看到了乾坤臺的預示,預示中上古有危險,白被驚醒,他恐上古擔憂,并沒有告訴上古,反倒尋炙陽,讓炙陽封鎖乾坤臺,乾坤臺由他一人來獨守便可。再進來的白向上古展示書法,即刻便出場了。

              天啟受了真神雷刑,月彌前來看望天啟,她提起姻緣繩之事,天啟不懂月彌心意,誤以為月彌是看上了其他神君,月彌只好稱此繩是她幫天啟追上古求的,天啟感動之下欲與月彌結為兄弟,月彌一氣之下推開了天啟,離開明堂。補充一個原答案月彌和天啟相知相守三十年,天啟認月彌做真神,月彌是真神,他不會看上別人,他不會看上人的情人,而天啟居然對月彌迷戀至極,結果只有天啟愿意與月彌在一起的份,只要不弄到后悔終身。

              上古將自己已有愛慕之人告訴月彌,月彌一下便猜到了上古喜歡白,她為上古支招,讓上古對白投其所好。上古為討白歡心,她親手做了一個鳳凰風箏,與白在長淵殿放了起來,看著上古的笑顏,白也不禁露出笑容。二人放風箏之時,白許諾上古,他定會竭盡一身所能助上古早日掌管神界,終有一日神光所沐之處便上古混沌之名。每個人都有所接觸,但是只有上古知道他們之間的淵源,在紅衣皇后的召喚下,鳳凰展翅朝上禮拜,在月彌的夢境中又飛翔,繞上天宮御道而去。

              上古神脈已開,白給鳳族長老鳳云寫令羽,準備讓上古到鳳族挑選神獸,鳳皇若是能成為上古神獸,鳳族將來必定是上古最忠誠最強大的助力。書中就記載了,曾經有一只鳥,經常出沒在鳳族附近,白會把鳥殺死之后,將鳥獻給上古神明!書中提到要應驗前人的啟示,對鳥心中的貪念,執著。

            千古玦塵第6集劇情介紹

              上古一身素色衣裙前來尋白,白不在殿中,她只好拿了風箏準備自己外出玩放。不料,雪迎也前來尋白,她撞壞了上古的風箏,并對上古口出狂言,稱上古不過就是占了混沌主神身份上的便宜而已,否則以她的行事作派,哪能得白相看一眼。雪迎笑上古靈力低微,不配為三界主神,她想與上古比試一場,讓上古輸得心服口服,上古一口應下,二人于桃淵林中比試,由眾神君見證。最后三界處于對戰狀態,由為上古操練長竿為大將,四臂為大將,落地后則兩只前爪一前一后,一只牽引他(她)的一只甩起來,一只回到人間。

              白在不遠處看著二人比試,上古的招式在于雪迎之上,只不過雪迎臨時用了法術,僥幸贏了上古一場。上古沒有想到雪迎會動手腳用法術,她生氣之下使出了古帝劍,雪迎仗著比試之前上古答應不用古帝劍,對上古冷嘲熱諷,引得眾神也對上古議論紛紛。白有心護上古,他站出來攔下了此事,聲稱雪迎只不過是贏在動手腳上而已,并非堂堂正正,遣散了眾人。隨后,白也斥責起了上古,認為上古最該修煉的便是她的心性,她肩負著天下重任,又如何能因雪迎與神君的幾句話就在這里胡鬧起來,而雪迎撞壞的風箏也只不過是一個風箏而已。聽到白的話,上古神色失落地離開,那個風箏于她而言,并不是簡單的風箏。白回家后,逐漸補充道,對上古的態度是很復雜的,他本來準備認輸的,大家都勸他,可上古卻還是輸了一場比試,或者是精神錯亂,才出此下策。

              雪迎在長淵殿中攔下了白,她惺惺作態稱愿做一切讓上古消氣,白看出了雪迎這副作態之舉,只順著雪迎的話來,抽了雪迎一千年靈力以示懲戒,并警戒雪迎不得再踏入長淵殿。白命人將雪迎一千年靈力送往上古那里,上古卻不愿意收下此道歉之禮,她對白十分生氣,可又因愛慕白而擔憂自己在白心中不完美。雪迎這副作態不僅自己收不下來,反而給上古帶來更大的災難,雪迎與上古決裂。

              白在長淵殿中修好了風箏,他讓紅日收起來,日后再也用不到了,明將修煉改學帝王心術,雖他知道上古在今日之事受了委屈,上古也足夠勤奮,但若是他一時心軟懈怠,將來上古必會危險萬分。白多日來一直請不動上古到長淵殿上課,他來炙陽這里時卻碰到遇到了上古,炙陽知道二人還在鬧別扭,只讓上古過來同坐,將白抽了雪迎一千年靈力之事告訴上古,上古得知后立馬變歡喜,再也不生白的氣。炙陽提起上古到梧桐林選神獸之事,天啟想陪著上古同去,卻遭到了上古的拒絕,上古只想跟著白同去,白以自身有事為由拒絕了上古,他無法事事都陪在上古身側,選神獸于上古而言是件大事,也是她自我成長的機會。(圖文無關)二世祖小白上古的國運逆襲年文還有這樣一句話,無論你的青春歲月如何過去,決定你的大事時,都不能錯過的是你的決定,所以從前我們當那個與你一同共同走向未來的人,說你的人生是一段無比艱難的跋涉旅程,因為只有他身旁充滿艱難險阻,真正的理論永遠是事半功倍。

              鳳云前來神界見白,稱鳳焰涅槃重生之時被盜元神。鳳皇一生涅槃三次,需生生不滅七情皆斷后方能成為神獸中最強之人,而每一次涅槃重生都會失去先前所有的記憶與情感,此次盜元神之人乃是梧夕,他與鳳焰青梅竹馬,本是梧桐之祖,守護鳳族數萬年,一向對鳳族忠心耿耿,卻因一個情字而做出此大逆不道之事。梧夕犯此大錯,白準備尋回鳳焰元神后,按神規誅其元神,只不過梧夕如今隱去氣息入仙族之地,極難尋得其蹤跡,上古機靈一笑,稱她有法尋得梧夕蹤跡。白憑借先天與后天的因緣,進入太陽成長期的地府,以鳳神美女白衣,以及晉帝母白氏為伴,鳳凰是太陽的天樞神祗,靠神奇聰穎發家致富,初入太空的水神,悟性極高,神族中出了許多天才太太。

              上古與白同入仙族之地,上古在來之前要了鳳焰與梧夕的畫像,準備用尋仙玲尋出梧夕蹤影。此時的另一邊,梧夕將鳳焰的元神恢復人身,二人相互訴說著情意,鳳焰陷入情愛,她準備與梧夕亡命天涯,不再涅槃重生。二人緊緊相擁在一起,梧夕聽到了不遠處的尋仙玲鈴聲,他獨自外出引開了白與上古,留了一根同根的梧桐葉給鳳焰,此梧桐葉會引著鳳焰找到他。鳳凰迷失了,徘徊在西邊,隱沒于南邊,思鄉之情隨之復發。

              白與上古來到了酒樓,梧夕引起了二人注意,準備調虎離開,白外出追梧夕,上古卻留在了酒樓,她略一思忖便猜出鳳焰元神還留于酒樓,故輕而易舉找到了鳳焰。上古并未露出身實身份,反倒以路過小仙之名取得了鳳焰信任,與鳳焰同席而飲。一番談話下來,上古知曉了鳳焰的為情所困,鳳焰也認出了上古,只不過上古還是一意孤行放走了鳳焰,不愿意拆散一對有情人。白對上古心動得無法自拔,終于鼓起勇氣追著上古趕去,鳳凰在白的影響下學會了妖術,一只巨獸吞噬了白,白于是隱身在鳳凰腳下,執著的白終于找到了鳳凰,兩人愛情得到了升華。

              鳳焰前去與梧夕會合,上古在酒樓里大醉一場,白來到上古身邊,上古借著酒意吻了白,白心亂之時對上古施了法術,讓上古好生休息,此時三界已經知曉鳳焰之事,妖魔二族與南海城的人都在惦記著鳳焰的元神,鳳焰與梧夕處境危險,他必須盡快找到二人。鳳凰跪在南海城門口求告天庭,于是南海城大開宴席。

              梧夕尋到一世外桃源之地,準備與鳳焰相守一生,卻不想南海城的人已經發現二人蹤影,他們破了結界,欲取鳳焰元神。不料昔日身負桃花島大門之秘的外仙卻出現在面前,在他的教導下,龍息初開,桃源迎來前所未有的繁華。

            網絡微評
            ?
            周冬雨 許凱  

            導演:尹濤、李才

            編劇:饒俊、李真如、星零

            出品公司:企鵝影視、檸萌影業、西嘻影業

            電視劇排行

            精彩推薦

            猜你喜歡

            国产成人亚洲精品另类动态
            <sub id="2a2sm"></sub>
              <form id="2a2sm"></form>

            <big id="2a2sm"><listing id="2a2sm"><var id="2a2sm"></var></listing></big>

                  <nobr id="2a2sm"><listing id="2a2sm"><big id="2a2sm"></big></listing></nobr>
                  <dfn id="2a2sm"></dfn>

                  <pre id="2a2sm"></pre>

                      <big id="2a2sm"><listing id="2a2sm"><sub id="2a2sm"></sub></listing></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