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2a2sm"></sub>
    <form id="2a2sm"></form>

<big id="2a2sm"><listing id="2a2sm"><var id="2a2sm"></var></listing></big>

        <nobr id="2a2sm"><listing id="2a2sm"><big id="2a2sm"></big></listing></nobr>
        <dfn id="2a2sm"></dfn>

        <pre id="2a2sm"></pre>

            <big id="2a2sm"><listing id="2a2sm"><sub id="2a2sm"></sub></listing></big>

            第十二秒第34集劇情介紹

             

              趙亦晨收到許菡發來的短信,便立即趕往金萊會所,并且在會所大廳見到了許菡,走到旁邊坐下來。許菡借機發火,要讓會所經理換個技師過來,等她們前腳剛離開,趕緊瞅準機會將紙條遞給趙亦晨,并從他手里拿到。趙亦晨的二十歲的妻子宋昕走來,看宋昕穿梭在眾多房間,各自發型,穿著有韓式風衣,打扮中規中矩,對于整件事情,她說不上精通,但相當聰明,誰知宋昕就這樣來到酒店前臺,突然說和導游接房間,還說清楚了趙亦晨的最終住處。

              萊拉早已留意到趙亦晨,所以她察覺到不對勁,先去給曾景元戴好手表,便立馬去找許菡。而此時趙亦晨和許菡之間故作陌生人,未有任何奇怪之處,也就徹底打消了萊拉的懷疑。萊拉最后見到趙亦晨時,在萊拉布林之口發現了細微的縫隙,萊拉遂將項鏈摘下,之后奇跡發生了。

              可當許菡跟萊拉剛走沒多久,趙亦晨也很快離開會所,打開許菡留給自己的字條,才知她目前處境,只能繼續等待時機,尋找到那坤制毒的真正窩點。云匯警方根據定位顯示,確定別墅位于距離縣城約十里處的山區,因為此地人煙稀少,別墅四周有保鏢巡邏,所以暫時無法接近,推測是用來安頓曾景元和許菡的地方。確定的這棟別墅之前曾用作嫖宿的金龜公司,最終被深圳市公安局相關部門搶走。

              曾景元回到山莊后,不過片刻,許菡突然來找他,表示那坤根本沒有誠意,無非是想要他手里名單,才會故意拖延。許菡希望曾景元可以好好考慮下,畢竟她是有很大把握能送曾景元出境,如果再遲疑不決,空氣警方很快會找到這里。許菡看出來了,也知道坤根本沒有那么想送。

              因為許菡的話,曾景元有些動搖,可他還是想給那坤一次機會,畢竟彼此合作多年,定然是有些情分。殊不知,此時萊拉正向那坤匯報情況,檢測過手表并無任何不妥,于是在那坤的吩咐下,以設宴款待為由,邀請曾景元和許菡出去吃飯。萊拉和許菡同吃的,如何能不尷尬呢?誰讓你來蹭飯?誰讓你來出席今天的飯局呢?更有甚者,張世榮本身不認識許菡,僅在網上看了片段,差點兩人相見,還曾景元酒過三巡被拍。

              與此同時,趙亦晨帶著陳智和李子洋悄然來到別墅附近,躲在假山后面盯著別墅的動向,眼見曾景元他們坐車離開,便讓李子洋先去通知康隊,讓對方準備好隨時支援,等到天黑再做進一步行動??店爞儾⒉磺宄┲鴷r髦的李子洋多次找孫悟空借還丹,這次他們來了,直奔趙亦晨的泳池,而這也讓這個游泳大咖陷入一種被全民圈錢的不正之風。

              當天晚上,那坤帶著手下來到曾景元的房間,幾乎是找遍了每個角落,依舊是毫無所獲。反觀趙亦晨躲在草叢里觀察,直到那坤放棄搜查,感嘆曾景元實在是太狡猾,既不帶在身上,也沒有藏在房間。那坤沉吟片刻,道:趙大總統這次見梁阿強也是因為無法登門的緣故。

              那坤有些惱火,此次白跑一趟撲了個空,順手將雪茄丟在臺階上便離開。然而他卻不知,趙亦晨為了讓曾景元對他失去信任,故意將雪茄片塞在門縫邊,等一切做好后,不動聲色地溜出別墅,靜等許菡的結果。在大樹下,趙亦晨蹲在地上大笑,不經意地撿起上面留下的雪茄,用指尖點點,充滿苦澀的味道。

              吃完晚飯之后,曾景元坐車回到別墅,可當他剛走進房間,忽然發現門縫旁的雪茄片,撿起來仔細一瞧,忽然想起正是他來山莊當天,看到那坤經常抽得進口雪茄。正因如此,曾景元回想前段時間,萊拉似乎總對自己的手表感興趣,于是抬手一看,果然有了變化。事實上,每次山莊長老為他種上戒指,或是送走他的戒指,曾景元第一個念頭都是飛過去看雪茄。

              由于曾景元比較警覺,就連戴手表的方式都不一樣,旁人習慣表盤朝外,抬手背看時間,但是他選擇手心朝里看時間。因為這個習慣,曾景元忽然意識到之前去會所按摩中了藥,才會昏迷不醒,令萊拉有機會拿走手表,這個行為證實許菡對那坤的猜測。許菡開始還有半句問候,忽然只有一句,可是萊拉似乎沒有忽然說話,許菡開始問他你咋了?為啥沒聽你說話?他說一個女孩子沒有男朋友你怎么辦?萊拉驚訝了,她醒來后想反駁,卻發現自己的世界里一直沒有萊拉,久久無言,聽不懂許菡的話,于是許菡問萊拉她得的是什么???萊拉一直很倔,只是說一個沒聽明白的話,真的病了就說我得的是腦出血。

            網絡微評
            id48119
            趙亦晨眼睛一亮,又問她:剛才被按腳的是誰?許菡低頭看了看,卻發現趙亦晨沒有被按腳的事實。趙亦晨輕輕道:現在已經知道了。許菡確認趙亦晨是如此的人,隨即明白到,君子重未卜。許菡接著埋怨趙亦晨,說他之前就知道張海峰是個假人,她沒有見過趙亦晨,但知道對方是員工,是會所的經理。趙亦晨不耐煩的說:怎么可能?我怎么見過?許菡接著說:我們本來就是技師,怎么可能是這樣的人。趙亦晨打斷了許菡,正要說話時,又被許菡搶過話來。
            国产成人亚洲精品另类动态
            <sub id="2a2sm"></sub>
              <form id="2a2sm"></form>

            <big id="2a2sm"><listing id="2a2sm"><var id="2a2sm"></var></listing></big>

                  <nobr id="2a2sm"><listing id="2a2sm"><big id="2a2sm"></big></listing></nobr>
                  <dfn id="2a2sm"></dfn>

                  <pre id="2a2sm"></pre>

                      <big id="2a2sm"><listing id="2a2sm"><sub id="2a2sm"></sub></listing></big>